当前位置:北京瑞友科技股份情感多啦a梦作者(哆啦A梦作者的这套漫画)
多啦a梦作者(哆啦A梦作者的这套漫画)
2023-03-03

怪物马戏团 | 文

不知不觉间,哆啦A梦诞生50年了,最近蓝胖子的第40部大长篇《大雄的新恐龙》还在上映。今年对这部藤子·F·不二雄老师(原名藤本弘)的代表作来说,是非常重要的一年。

哆啦A梦陪伴了很多人的童年,是不少人的科幻启蒙作,对我来说亦是如此。原本这具有纪念意义的一年,应该让粉丝留下一些美好回忆,谁知半路杀出了一部传播极广的同人作。

其内容之惊悚,画风之还原,导致现在很多人提到哆啦A梦,想起的还是一些小夫胖虎相关的名台词,简直就是毁童年的核武器。那些“有幸”错过整件事的人,我强烈推荐你看看我们之前的这篇文章,用三观换取更广阔的眼界。

注:配图为同人创作

不过《哆啦A梦》这部总和温馨、治愈挂钩的漫画,背后其实藏了很多东西。所以当初我看到那部同人作时,三观没被毁掉多少,因为早在十年前,我对哆啦A梦的天真看法就被作者的另一部作品“毁掉”了。

没错,我说的就是藤本弘老师在80年代创作的《异色短篇集》。这是一套有六册单行本的漫画,其实较为死忠的哆啦A梦粉丝基本都听说过它们,但真正看完的人还是少数。

要怎么形容这套漫画呢?细思极恐、猎奇、毁三观可能是最直白的用词,但不是最准确的。要把它的气质描绘透彻,还得加入深刻、尖锐和天马行空才行。

我认为《异色短篇集》对于《哆啦A梦》,有些像手冢治虫的《火之鸟》对于《阿童木》。虽然《火之鸟》的地位太过崇高不适合类比,但要真正了解哆啦A梦的内涵和藤本弘老师的内心世界,《异色短篇集》是绕不开的,就如同《火之鸟》才展现了手冢治虫思想的深度和广度。

下面我们来聊聊这套漫画中的一些故事,让各位大致有个概念。下文中书名号里的标题,皆为从《异色短篇集》前三本中选取的小短篇。

首先是知名度最高的《牛头人之食桌》。这个故事讲述了男主跑到一个牛头人统治的星球上,发现在那里人类才是食材,而且把被吃当成是一种荣耀。

最后男主无法阻止女主变成牛头人的大餐,悲伤逃离星球,一边在飞船上吃着牛肉,一边为女主叹息。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黑色幽默基调,贯穿了全书。

因为这个猎奇故事极高的话题性,经常被人拿出来当做代表作。但实际上,这个故事只是冰山的一角,它既不是最有深度,也不是最猎奇的。之所以知名度高,是因为它出现在阅读人数最多的第一册。

但它确实代表了漫画的一个特色:从异常的角度审视生活中我们习以为常的事。

是不是有黑暗版蓝胖子的感觉了

这是一个暗暗有些讽刺极端动物保护主义者的故事,同时让人思考道德准则的合理性。不过它毕竟不是个新角度,而下面这些故事就有些另类了。

《快快乐乐杀人去》,从这则故事的标题就可以看出它的内容有多出格。故事的主角穿越到了一个异世界,在这里食欲是隐私,性欲却是可以公开发泄的东西,于是性欲催生的小孩也成了可以随意丢弃的事物。

整个故事没有听上去这么浅,它首先让读者反思了一些人“谈性色变”的荒诞,又隐约在质疑人类社会架构的理所当然性。在美剧《西部世界》里有句话:“人类的智慧或许就像孔雀毛,只不过是为了吸引配偶的浮夸表演罢了,而孔雀是不会真正飞翔的”。

台词原文

这种视角锤击着人类引以为豪的成就,以及所有这些成就引发的傲慢。如果哆啦A梦的故事是在一个个奇想中维持人类世界的稳固,那异色的故事,就是把稳固的世界用奇想彻底砸碎。

《奇迹创造者》也是一则这样的故事:它从外星观察者的角度,讲述了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,我一开始甚至没看出这就是罗密欧与朱丽叶。

故事的行文极富特色,让我想到了阿西莫夫的《神们自己》。在这本书中,阿西莫夫描绘了一个截然不同的外星社会,而《奇迹创造者》就是站在外星人的角度写下的《神们自己》。

《神们自己》

同样有“食人”主题的,还有《卡比沙斯之签》。它以一个看似在古波斯发生的故事为引子,实际上说的是在一颗已经毁灭的星球上,幸存者要活下去,就必须食人。

故事有个巧妙的对比:女主一行人身处末日后的地球,为了生存,只能轮流抽签当做食材;而男主来自公元前五百年,当波斯与埃塞俄比亚大战时,军队不得不抽签食人,男主中签后逃跑,却穿越到了女主的时空。

这样的类比,让人想起戈尔丁在《蝇王》中阐述的主题:文明的进步是否只是一个脆弱的假面?人类社会足够复杂绚烂,但这会不会只是自我沉醉的表象,实际上我们依旧是荒谬的野兽?

《蝇王》

《异色短篇集》的另一个特色,就是天马行空的脑洞,这让它的故事非常好看。

例如漫画中知名度很高的短篇《不动树根》,它围绕一个被家暴的女子展开。为了报复自己的丈夫,她策划了一场可以称为“完美犯罪”的谋杀计划:将房子里的每一个细节都布置成有概率致死的样子:可能让人滑倒摔下楼梯的酒瓶、也许会伤人的刀……

这样,无数低概率事件的叠加,在被时间拉长后,就会变成必定发生。

“守株待兔”

“缸中之脑”理论,在异色创作时,还非常新颖

《光阴》有个奇怪的脑洞,人经常在长大后感觉时间变得越来越快,但是有没有可能,时间真的在越变越快呢?只是因为我们所有测量时间的方法,都是存在于时间之中的,所以无法察觉。

而《无忧之馆》,说的是一个老板被介绍到了一家奇怪的俱乐部里。这里的一切都是巨大化的,还有一个扮演母亲的巨人女子。这个俱乐部,为的是让成人感受母爱,回归童年。

这让人想起哆啦A梦中,大雄的父亲穿越时空向母亲撒娇的那集。但异色代表着同样主题的另一面。

非常感人的一集

因为就在我们以为这则故事是在缅怀童心,谴责成人社会功利性的时候,剧情一转,这位老板已经被洗脑成了一个巨婴,将公司拱手相让。这时我们才明白,原来一切只是阴谋,而且幕后黑手就是老板的儿子。

成年人的社会是极其险恶的,我们必须了解这份恶,才能不受其伤害:这是《哆啦A梦》中隐去的主题。

从这些充满脑洞的故事,我们可以窥见异色的第三个特点:充满人性和社会的批判性。

在《抽走爷爷》中,整日与家人争吵的爷爷过世后,大家非常后悔,悲痛欲绝。天国的爷爷见状被感动,打算重返人间,却通过预知梦看到一个月后,一切又会恢复原样,于是放弃了复活的念头。

如果是《哆啦A梦》,也许故事会有一个团圆结局。但这里的剧本向前延伸了一步。异色中的故事往往都是这样,如果哆啦A梦代表着爱与信念,那异色就在鞭笞人性的脆弱与伪善。

《真探》:人不会真正原谅,只是记忆太短而已

在《没有金屋藏娇》里,中年男主被美丽的少女用“真爱”引诱。虽然他中途抵抗住诱惑逃了出来,却在半路后悔,用一套离奇的逻辑说服了自己回去接受她。最后无意偷听到一切只是个阴谋,才作罢,又变回了一个“好丈夫”。

《时光照相机》:男主为了查看老婆有没有被老板潜规则,用了可以拍摄过去的相机,发现老板在潜规则各种女员工,而最后因为相机没电了,所以他没能看到老婆是否出轨。

但是没关系,他已经找到了照片的用途:用来勒索自己的老板。

在异色中,很多故事都终结在了一个“幸福的假象”里。譬如当结局里,富人赶在末日前偷偷上“方舟”逃生时,普通人却开心地一起去旅行。就好像这里的藤本弘老师不相信人性有多大伟大,我们的生活也是被一层脆弱的谎言支撑着。

异色的故事,就是这层谎言崩塌前的瞬间。

在一个个短篇故事中,藤本弘老师揭开生活的假面,塑造了各种异世界。在那里,人们一辈子买不起房、社会养老金破产,老人被抛弃……

讨论养老金破产的《定年退食》

我认为非常值得一提的还有《弃婴》,在它描绘的世界里,人类的爱与憎恨成了基因里调节人口的两个工具。

当人口过多,生存资源匮乏时,社会的憎恨就会剧增。人们互相攻击、争论,为了不同性别的立场打得面红耳赤,最终引向削减人口的战争。只有当人口变少后,恨才会切换成爱,变成促进繁衍的模式。

于是在那个时代里,人成了基因的奴隶,男女变成了敌人。

我们看到人口过剩和纷争过多的悲剧,却无力阻止

这些异世界,是不是很熟悉?

日本曾经有过一个糟糕的时代:经济泡沫破碎、传统价值观崩溃、生育率暴跌……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以为《异色短篇集》是受那个时代的影响而创作的。

直到有一天,我突然发现异色的创作时间在80年代,而日本泡沫经济的破碎是从90年代开始的。80年代的日本,恰恰处于它的黄金期:富裕的日本人认为房价和股票会永远上涨,自己甚至能买下纽约。

80年代是现代日本的黄金岁月

作品的创作时间在80年代初期

就是那时,我一下子明白了为何藤本弘老师是真正的大师。与其说《异色短篇集》是一部猎奇漫画,更该说它是藤本弘留下的寓言。曾经这则寓言实现了一次,而历史是一个没那么大的车轮,现在可能已经到我们需要再次翻看它的时候了。

剑指偏锋的视角、尖锐的社会探讨、光怪陆离的脑洞,这三点奠定了全书的整体基调,而它们相互交融成就了一部经典。

《异色短篇集》就像是《哆啦A梦》的黑暗兄弟,它们互相成了一柄双刃剑。在《哆啦A梦》中,藤本弘老师守护着童心和真善美;而在异色里,他一次次为人类敲响警钟。

一切就好像他已经设定好的计划:在我们年幼时埋下希望的种子,又在我们成长后展开世界的全貌,让我们有力量战胜其中的黑暗。这本身就仿佛一个存在于《异色短篇集》中的故事。

所以在这个对蓝胖子和我们都意义非凡的2020年,为何不去看看它的另一面,“毁一毁”童年呢?

-END-